<form id="zb99p"><nobr id="zb99p"></nobr></form>
    <address id="zb99p"><nobr id="zb99p"><nobr id="zb99p"></nobr></nobr></address>

            <address id="zb99p"></address>

                <address id="zb99p"></address>

                歡迎來到沃邇德國際教育!

                聯系電話:020-38320536 13450374098 常見問答 聯系我們
                服務區域: [廣州|杭州|成都|北京|深圳| ] 中文

                沃邇德國際教育>新聞案例>成功案例>詳情頁

                40萬外教僅3成合法,三部門出手規范外教培訓市場

                2020-03-24

                在外籍教師非法從教、體罰學生、吸毒等問題頻頻被曝光后,中國政府出臺新規,只看“臉”的外教市場或將成為過去時。

                日前,教育部辦公廳等三部門發布關于做好外商投資營利性非學歷語言類培訓機構審批登記有關工作的通知。

                通知稱,聘用的外國籍教學人員,應當具有良好的職業道德、業務能力和信用記錄,具有符合語言教學特點的相關國際語言教學資質認證,并取得相應的外國人工作許可證;聘用的中國籍教學人員應當具有良好的思想品德和相應的培訓資質。

                通知還要求,外資語言類培訓機構開展培訓的,執行國家關于校外培訓機構的有關規定,按照標準申請辦學許可,由教育行政部門頒發民辦學校辦學許可證后,在市場監督管理部門進行法人登記,并應符合國家關于外商投資的有關規定。開展線上培訓的,按照線上培訓的有關規定執行。

                不容忽視的是,中國的外語培訓市場規模正不斷擴大,對外教的需求量龐大。根據博思數據發布的《2017年—2022年中國英語培訓行業市場投資前景分析及投資前景研究咨詢報告》,2015年我國英語培訓行業市場規模約1042億元。預計到2020年,中國英語培訓市場規模將突破2200億元。

                盡管高薪資吸引來了大批外教,依然供不應求。根據官方數據顯示,2017年在中國從事教育行業的外國人數已達40余萬,而如果按照目前的政策標準,合法外教數量僅占三分之一。



                以北京為例,2019年持教師工作簽證的合法外教在1萬人左右,而一些三、四線城市的合法外教則只有幾百人。

                實際上,中國相關部門也曾多次出臺規定,試圖為外籍教師設置門檻,為消費者把關。根據國家外國專家局等四部門2017年印發的《關于全面實施外國人來華工作許可制度的通知》及《外國人來華工作分類標準(試行)》,外國語言教學人員原則上應從事其母語國母語教學,要求取得大學學士及以上學位且具有2年以上語言教育工作經歷。其中,取得教育類、語言類或師范類學士及以上學位的,或取得所在國教師資格證書或取得符合要求的國際語言教學證書的,可免除工作經歷要求。

                但在互聯網教育研究院院長呂森林看來,“目前全國的外教需求量超過60萬,但完全合規的不足三分之一 ,監管的痛點就在于外教的合規性?!?/span>

                “這個合規性不只包括是否來自英語母語國家、是否有教學資質,也在于他的行為習慣是否符合教學要求?!眳紊直硎?。

                全國政協委員朱永新也認為,目前,外籍教師在國內教學過程中亂象頻發。國家對真正擁有專業技術和教學技能的外籍教師缺乏平臺認證和長期監督,給“黑外教”以可乘之機。部分民辦培訓機構的少數外教,隱性身份難摸清楚,頗有隱患。

                現實的確不容樂觀。此前,青島紅黃藍萬科城幼兒園由于管理不到位,被撤銷市示范幼兒園資格。被撤銷的真實原因為外教涉嫌猥褻幼兒。2019年8月2日,青島市嶗山區人民法院一審公開宣判此案,法院審理查明,被告人馬約格·何瑞迪·丹尼爾·奧斯瓦爾多確有猥褻幼兒的行為。被告人其行為構成猥褻兒童罪。依法從嚴判處被告人有期徒刑五年,驅逐出境。

                外教品行不端并非個案。7月9日,7名英孚教育徐州的外教則因涉毒被公安部門通報。

                伴隨著外教吸毒、性侵、身份模糊等事件頻繁曝光,外籍教師行業分類設置標準較低、外教資質認證機構數量嚴重不足等問題亟待解決。

                2019年7月,教育部基礎教育司司長呂玉剛在新聞發布會上強調,外教管理要從入口把關,“如果聘用外籍人員,就必須首先符合國家有關規定,這是從源頭上把關。培訓人員也是需要備案的,包括他的基本信息,他的從業經歷、教育背景,有沒有教師資格,有沒有從教的經歷。另外,要求培訓機構加強自身的平臺管理,要在平臺上公示培訓人員信息,接受媒體、社會和家長的監督?!?/span>

                “國家對外教資質的確有嚴格的要求,但對于所聘用的外教。教育機構還必須進行監管,并建立賠付基金,防止外教‘跑路’?!鼻迦A大學法學院副教授程嘯建議,相關部門還應對外教建立動態監管機制,針對培訓機構聘請外教情況建立數據庫。


                上一篇:沃邇德國際教育外教純正的北美口音助力課堂 下一篇:2020教育行業的現狀是怎樣的?外教市場未來在哪里?
                百家乐棋牌